李舍长篇小说《西窗》读后感

时间:2020-01-15
李舍长篇小说《西窗》读后感

  候人兮猗

  ――李舍长篇小说《西窗》读后感

  史长军

  候人兮猗,源于《吕氏春秋 音初篇》,书中记载:“禹行功。见涂山氏之女。禹未之遇。而巡省南土。涂山氏之女。乃令其妾候禹于涂。女乃作歌。歌曰:”候人兮猗。“

  可以说,候人兮猗出现在长篇小说《西窗》里,不是偶然,而是必然。而这必然的出现,也必须是出现在虚拟生活中的女主人翁伊一的墓碑上,否则,就是对现实生活中,一心一意爱着她的李木,是一种感情上的亵渎。

  俗话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残酷。

  读长篇小说《西窗》,是利用工作之余的所有时间,这所有的时间里,我被现实生活中的江山娇和虚拟世界里的伊一所吸引,所折磨。我想,也许正是现实生活中的残酷,才会让江山娇对虚拟世界里的伊一是那么留恋,那么欲罢不能,甚至可以说,虚拟世界里的伊一就是现实生活中江山娇的理想。

  长篇小说《西窗》以虚拟和现实两条线索交互进行,虚拟世界里以伊一、竹林听雨(子墨)和伊一一直隐藏很深的”金岳霖“为主,现实生活中以江山娇、剑、江大桥、和李木为主。虽说子墨和竹林听雨是一个人,但子墨却是在现实生活和虚拟世界里交互出现的人物。现实生活中,幼时的子墨孤苦伶仃,长大后,经过自己的努力,考上大学,分配工作,为了事业和前程,他所憧憬的爱情,不得不屈服于满嘴都是”三代培养不出一个贵族“的官小姐的冷淡和蔑视中,被现实生活中诸多不如意和无奈淹没了才华的子墨,只有在虚拟世界里把才华恣意挥洒,把感情寄托于深爱着的伊一身上,他”一直很理智,一直想做金岳霖似的男人,只是远远地爱着,并不搅扰伊一平静的生活“,可即便如此,生活还是给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他深爱的伊一却身患绝症,需要换肾,为了找到肾源,让伊一有一丝生的希望,在商场上一败涂地的他别无选择,走上人体器官贩卖这条犯罪的道路。

  也许这与他知道伊一,即现实生活中江山娇成长的道路有关。江山娇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女孩,她的童年和少年,是在艰难困苦的生活中度过的,她的父亲江大桥风流却颇有头脑,在为了江山娇的出生而被迫失去工作后,为了生计和温饱,江大桥天南海北地做些小生意,是村里公认的能人,当然,这些也成了江大桥在村里风流的资本。作为一个女人,江山娇的母亲由原来结婚时的希望到后来的吵闹和隐忍,直到后来江大桥从外面领来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江山娇的母亲终于死了心,但她还是把那个女人抱来的有些智障的男孩养大成人,还是为她的女儿操碎了心。如此的生存环境,让江山娇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使她的心智过早地有异与同龄的孩子。

  江山娇命运的改变,是历经两次高考失败之后。面对高考失败,江山娇心有不甘,为了改变生存环境,她左奔右突,最终不得不选择改名换姓来到矿山,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当她来到矿山,被分到”专业队“挖煤泥,才知道”与那些她心目中的理想啊梦想啊,一点也沾不上边儿,这盼了一年又一年的工作,到头来只不过是把挖土的铁锹改挖了煤泥“,而”所谓的挖煤泥,就是跳进一个煤泥坑里往外挖,挖出稀得如烂泥的煤粉,稠的用锹挖,稀的用桶挖。这看似简单的体力劳动,却难为得江山娇哭了一场又一场“,工作上的不如意,同事的嘲笑、不屑,甚至幸灾乐祸,不由让江山娇自问:”难道这就是我耗掉了青春等来的工作?“

  忧愁苦闷的生活,让江山娇想起了一直有书信来往的剑,”收到剑的信依然是江山娇生活中最大的喜悦与期盼,和剑的书信往来仍是江山娇藏在内心的一份甜蜜“,然而,现实生活却容不得她浪漫,此时此刻,她最需要的是一个私密、温暖的空间,为了改变现状,她想,”这个空间也只能是与一个男人营造以婚姻为旗号的家。“

  ”山娇,你别再看《十六岁的花季》了,我们已经不是十六岁的年纪,没有那么多时间玩浪漫了……不过我告诉你,我喜欢你,是真心真意的。“当这个叫李木的实诚甚至有些木讷的男人说出这些话时,江山娇心中是有挣扎的,但她脑海中一定会想起她母亲说过的话,”女人啊,嫁错了男人,这一辈子就算完了。等你们长大了找婆家,千万记住娘的话,主要看人实不实诚,是不是能踏踏实实地围着老婆孩子过日子……“这可以说是一个母亲为孩子殚精竭虑的心,也可以说是一个女人对不幸婚姻的血泪控诉。

  抛弃了理想,放弃了浪漫,把对美好爱情的憧憬压在心底,江山娇嫁给了李木,然而,本应安安稳稳、相夫教子的幸福生活,却被网络时代的来临打破了平静,江山娇原本趋于平淡的心,因子墨的出现,不由得再起波澜。在这个物欲的社会,出轨一词几乎泛滥成灾,所幸的是,现实生活中,江山娇并没有身体上的出轨。这不仅仅体现在子墨身上,还包括剑,包括江山娇一直隐藏很深的那个”金岳霖“。也许,作家李舍潜意识里在告诉读者,无论爱得多深,婚内出轨,都是对婚姻的不忠,会对婚姻造成无法挽回的伤害。

  然而,当虚拟世界里的伊一面对现实生活中焦头烂额的江山娇时,她不得不一次次选择逃离,这是长篇小说《西窗》中的矛盾焦点,也是作家李舍的用心良苦,不然,又怎能引出江山娇辞去公职,去外企捞金,又怎能引出新农村建设中的是是非非?

  江山娇清楚地知道,在她老家,所谓新农村建设,事实上是每家每户只有预交七万元钱才有资格搬进新楼房,否则,”谁家要不起楼房,就还在原来的家住,只是把水和电都给停了“,是”搬进烂尾楼的全是老实巴交的村民,村干部甚至小组长住的都是成品楼,且位置都是最好的,村支书开的车也由原来的QQ换成了奥迪“。而江山娇却要面对”一次是两万,一次是为了延续香火,非要给弟弟娶个同样毛病的媳妇,出资五万,这次又是七万啊!“江山娇是家中老大,父母已年迈,弟弟又不能顶门立户,尽管江山娇为了多挣钱去了外资企业,但一次次拿出钱来支援娘家,这一次,是再也爱莫能助了。谁知屋漏偏逢连阴雨,外资企业为了省钱,进行劣质装修,使甲醛浓度严重超标,江山娇因长期处于这样的污染环境,患上了尿毒症且已晚期,而她的父亲却又在此时查出了血癌,为了给父亲看病,她不得不拿出自己的救命钱,去给父亲治疗疾病。然而,她一生要强的父亲为了不给儿女们再增加负担,选择了自杀而亡。

  一桩桩,一件件,一次一次的打击,让现实生活中的江山娇心力交瘁,她想给自己套上一层厚厚的逃离的壳,只有变身于虚拟世界里的伊一,以寻求子墨的安慰,以获得她一直隐藏很深的”金岳霖“的精神支持。

  爱情是美好的,但”爱情如禅语,不可说,一说就错。“正如金岳霖所说,”我所有的话,都应该同她自己说,我不能说“,”我没有机会同她自己说的话,我不愿意说,也不愿意有这种话。“

  江山娇不是林徽因,伊一也不是,但不论男人和女人,能为爱坚守一生,需要包含太多的隐忍和心痛,才能修成只求深爱而不求得到的理性。也许,江山娇或伊一所期待的”金岳霖“,在现实生活中根本就不存在,这只是一个普通女子所虚幻的人,或向往的爱情的模样。

  很早就读过作家李舍的散文集《舍檐低语》和小说集《舍园夜斟》,以及后来的中篇小说《水清无鱼》、《道远何时通达》和短篇小说《夜千重》,长篇小说《西窗》与这些文本比较起来,语言优美有余,甚至散文化的语言俯拾即是,而如流水般的语言节奏和以情节推动的文本结构,总让我想起网络小说。这样说,我丝毫没有贬低网络小说的意思,只是觉得这样的鸿篇巨制,应该如《道远何时通达》那样,给人以沉稳和震撼的感觉。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若说”候人兮猗“是古代最早歌颂爱情的诗歌,那么,长篇小说《西窗》中,除了新农村建设中带给老百姓的酸甜苦辣外,就是一曲现代的爱情悲歌了。

点赞·分享

  • https://www.liecuan.com/book/48486942/
  • https://www.liecuan.com/book/05591541.html
  • https://www.liecuan.com/book/28603785/
  • https://www.liecuan.com/book/08342281.html
  • https://www.liecuan.com/book/75165624/
  • https://www.liecuan.com/book/78061831.html
  • https://www.liecuan.com/book/10750694/
  • https://www.liecuan.com/book/12090506.html
  • https://www.liecuan.com/book/79667563/
  • https://www.liecuan.com/book/47878844.html
  • https://www.liecuan.com/book/13304604/
  • https://www.liecuan.com/book/65372249.html
  • https://www.liecuan.com/book/95369046/
  • https://www.liecuan.com/book/31322663.html
  • https://www.liecuan.com/book/24580018/
  • https://www.liecuan.com/book/43232778.html
  • https://www.liecuan.com/book/83476619/
  • https://www.liecuan.com/book/75297646.html
  • https://www.liecuan.com/book/57692916/
  • https://www.liecuan.com/book/931714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