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下去的理由》读后感

时间:2020-01-15
《活下去的理由》读后感

  《活下去的理由》读后感

  包子

  《活下去的理由》

  ――[英] 马特。海格(Matt Haig)著,赵燕飞译

  这是一本关于抑郁症的书,就像作者所说,"内容太私人".但是,正是因为私人的崩溃经历,才让内容显得真实。从我个人的经历来说,作者对于抑郁症崩溃的表达准确的令人发指。"发指"是因为,成功的拉着我回到了那个黑色的世界。

  在抑郁症的阶段里,有个瞬间,我觉得自己死了。怎么死的?在无限的毫无可能快乐的黑色世界中,缓慢的ware off, 慢慢的消失在无尽无时的空间之内。有点类似《逃出绝命镇 Get Out(2017)》里的情节:我看到自己在做什么,我的意识深埋在认知之下,身体不听指挥,毫无"控制力"可言;绝望、黑暗、无能为力。

  在重度抑郁的人群里,"无法离开床"是个太简单粗暴的表象标准,但即使是这样的一个指令,也得不到身体的执行。

  "抑郁症是思维的疾病".

  快乐是一种难以维持的欲望。无论此刻如何的快乐,终有一个时刻我的意识会进入那个黑洞,整个思想、认知全部围绕在一个idea周围:毫无意义。

  自救。这似乎是一种基因的要求。就像书中所说"即使你有很多自杀的念头,对死亡的恐惧却与常人无异。唯一的区别是活着的痛苦大大增加了".生存在一系列无限的痛苦之中,且永无出头之日,永无光,永无未来和希望,这样的痛苦,又每天都在。但是,抑郁症患者又畏惧死亡。一方面似乎人类的思维被预先安装了"尽量活下去"的程序;另一方面,死去的世界我不确定能比现在的更好,或更差。因此,自杀,真的是一种极有勇气的选择了(即使看上去那么不负责任)。

  "不完美".我不同意书中所说关于"外部条件的完美可能会加重抑郁症,因为它会使‘你是什么感觉’和‘你应该是什么感觉’直接的差距变得更大"这个观点。我认为,接受自己和世界的不完美,最终是和抑郁症斗争(或共存?)的关键。

  世界是有"摩擦力"的,并不是"完美状态下"运行的。我是有很多缺陷的,但我也可以有缺陷的活下去。有的人天生残疾,当我们意识到自己幸运的同时,忘记了我们自己的缺陷――因为人家的缺陷明显而值得同情,而我们却忘了,自己随时随地也在带着自己的缺陷运行。

  年少无知,以为世界应该是按照某种完美状态运行。年纪大了,自然知道每个时期的人类社会的"摩擦力"和"不完美",都如生命中的每个瞬间,接受与否,世界照常运行。就像书中所说,天气这么好,那么多人爱你,你还埋在沙里,动不了。世界仍然照常运行。

  我花了很多时间观察自己。我记日记,研究自己的情绪,和崩溃的前提条件的共性。我看周围其他人情绪崩溃的公式,镜面映射自己。我试图去了解自己,并记住对应的情况和我产生的反应。我使用我所知道的"科学方法论"研究我的情绪。我想,抑郁症、躁郁症,似乎都和敏感度相关。孩提时起,对于世界的观察和想法从未减少过。阅历随着年轮增加,怀疑、迷惑、失望从未减少,为了生存而改变自己,然后乱七八糟的碎了一地。

  时至今日,我仍然时不时的碎一碎,时不时的进入黑色深渊的边界,冲动着想要跳下去。但我学会了让这些moment带着我,顺其自然。因为崩溃的次数太多,我已经知道,它杀不死我(是的,在抑郁症的眼里就是这么严重,是一次次的心灵的死亡威胁)。我随着它碎,去写字,然后等着自己的本能一个个捡起这些碎片,度过这一关。

  有云:无欲亦无求。我从心眼里不赞同。

  我是个幸运的人,在茫茫众生当中,我必须得接受这个现实。我比绝大多数人活的更幸运。如果我想平静的度过一生,假如中国社会不产生巨大变革,假如不产生第三次世界大战,我可以能够非常简单的做到"度过平生",且不用特别努力。承蒙祖荫,我受到的教育和它支持我看到的世界已远大于世间很多人。我是个幸运的人。我不用为生活过渡奔波,不用为安全焦虑。我唯一的敌人只有自己的思维。

  Who are we, without our enemy?

  我有敌人,因此我必然过着反抗我自己的生活。我也可以选择努力和她和平相处,但我试过了,现在还不行。人生就是一个又一个的不平衡-平衡-不平衡的轮回。每一步成长,平衡了。再成长一点,又产生了不平衡。和什么的不平衡?和我自己。

  How ridiculous is that!

  也可能就像丘吉尔的黑狗一般,我希望我能从这个我最亲密的敌人身上,学到什么,让我变得比前一刻更强。因为它,比任何人都了解我。所以我求的是"成长",我欲的是"更好的结果".结果for what? 我真的不知道。可能是在离开这尘世的那刻,心里平静的回答自己:I′ve done my best.

  这就是我的"活下去的理由".

点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