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山南水北》有感

时间:2020-01-15
读《山南水北》有感

  读《山南水北》有感

  ――钟山西所    莫佳慧

  《山南水北》是韩少功先生的散文集,据介绍这本集被先后被译成多国语言,还获过很多奖项。其实我看书并不在乎这本书名声有多大,是不是名著,又或者获得过多少奖项,我的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这本书是否对我的胃口。貌似很抽象,简单来说其实就是种主观的感受。

  《山南水北》这本书记述了作者在乡下生活的一段经历,其中作者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以及当地的一些传说,风士人情等等。几乎是无所不包的详细展示了一幅乡村画卷,也同时折射出作者及其人对乡村的喜爱。作者信笔直书,并未隐恶扬善,文过饰非,加上他从《聊斋志异》或《夜雨秋灯录》中吸取了营养,一个个奇异的故事就像古代的志怪小品。这本书前半部分,作者一直在用很浓重的笔墨描写乡村生活的种种优越,而他稍带幽默的笔调减弱了这种厚重感,所以阅读起来不会很费力。但读完后半部分,作者的真诚之心一下子抵消了这种用力感,马上就使读者能够理解,能够从中找到平衡。

  我被城市接纳和滋养了三十年,如果不故作矫情,当心怀感激和长存思念。我的很多亲人和朋友都在城市,我的工作也离不开城市。韩少功并没有为了拥抱乡村,而忘恩负义地对城市过河拆桥,这是我首先欣赏的。

  其次,我喜欢的是韩少功白省白觉的态度,质朴平和的文字,还有稀奇古怪的故事。我读得哈哈大笑,也读得鼻子发酸。笑花子的父亲叫雨秋,住在山的深处,村里想帮他修新房,然而他不要实物要现金。原来雨秋喜欢打麻将,欠了人家钱,他就算降低标准修房子,也要把赌债还给人家。韩少功对甫秋在修房子这件事上跟村里死缠烂打的表现很不满。有一天雨秋从韩少功家里挑着米糠回家,韩少功想借给他手电筒他不要,雨秋说自己摸黑惯了,就算碰上红毛狗,就让红毛狗吃了算了,就算碰到扇头风,就让扇头风毒死算了,他活到这份上了,罪还没有受够么?这样的牢骚让韩少功心生恻隐,后来他回想这件事的时候说:"我当时要是真正心好,应该把手电筒塞到他手里的。"读到这一句的时候,我的眼泪差点流下来,为可怜又可恨的雨秋,也为自省而坦诚的韩少功。

  整本书尤其让我感动的是,他对花草竟也有如女子般细腻的情感,这一点对一个男人来说实在不可多得。这是一种真正发自内心的热爱,而不是流于表面的做作。一本书背后的写作人,情感来不得半点真假,写作技巧的拙或优,对读者而言,一目了然。

  这本节带给我太多震撼与惊喜,一部好的作品能够洗礼人的心灵,希望以后多有机会能够接触到这种类型的好作品,也推荐大家一起阅读这本《山南水北》。

点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