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八月迷雾》有感:渴望被尊重的生命

时间:2020-01-15
读《八月迷雾》有感:渴望被尊重的生命

  渴望被尊重的生命

  ――读《八月迷雾》有感

  原创: 刘嘉欣

  这是德国历史上无法绕过的疯狂时代,那一排排万字旗下,主人公恩斯特用他的机敏,叛逆野蛮的生长;最终又因为他的机敏,无可奈何地夭折。在恩斯特的身上,有忧郁和渴望。他渴望自由和爱,渴望隐秘和信任,他也渴望他能以不被改变的样子被尊重。

  恩斯特没有任何精神问题,没有残疾,却因为他被标签"来自吉卜赛家庭"和"具有反社会倾向的心理病患者"而成了希特勒政权死亡名单上的一员。他也被处决了,他也是希特勒政权的牺牲品。他不是英雄,但他是一个敢于反抗当局,不向希特勒政权屈服的人,生活在社会底层和边缘的他,一直处在"孤儿"、"难以教化的人"和"残疾人"中间,经历了希特勒政权的崛起和衰败,也许也正因为他可能见证了这些残酷无情的罪行,他这样一个健康结实的男孩也必须死。

  纳粹独裁政府下,人们要消灭所谓"无生命价值的人"和"吃白饭的人".到底谁有权利丈量生命的价值?谁有权利决定别人的生死?在东野圭吾的《嫌疑人X的献身》说到,"这世上没有无用的齿轮。"每一个生命的存在,正常或不正常,适应或不适应,我行我素甚至残疾,都能让我们深思我们存在的基本价值。每一个生命都渴望被尊重,每一个生命都值得被尊重。

  "为什么他就是坏人?"恩斯特经常这样问自己,他只要一有动作,别人就会说他是坏人,是反社会分子,是不正常的。连他都分不清善恶了,他只是小心翼翼地避开喝"救治"药的时间,他努力工作因为他不想上"升天汽车",偏是这样的他,却成了恶人。到底是时代决定了善恶,还是人心?为什么他不被信任?他的生命要任人摆布?

  我们远不能弥补像恩斯特这样的许多人,他们被邪恶侵蚀却依然艰苦地存活着,有些人无能为力的被判为无用,有些人倔强地反抗。他们活着,不愿被改变,不愿自己的生命被评判,渴望被尊重。当历史的重重迷雾被拨开,如今的德国,人们极重视自身的幸福,权利和责任,因为人们害怕那样扭曲黑暗的历史重演,人们反省历史而深知每个生命的存在都值得被尊重。

  恩斯特用他十四年零九个月的生命反抗着不公平的命运,他在疯人院中,在迷雾中孤独的清醒着。他想以他原本的样子被接受,被爱,这一点他不仅同每个孩子一样,也和我们每个人一样。我们永远不要根据一个人的价值和贡献能力去评判他,因为正是他们的存在,我们的生活才更加丰富多彩,更加人性化。

  我们也知道,我们都有渴望被尊重的生命。

  【推荐语】作者的发问直指人心:到底谁有权利丈量生命的价值?谁有权利决定别人的生死?作者的回答掷地有声:每一个生命的存在,正常或不正常,适应或不适应,我行我素甚至残疾,都能让我们深思我们存在的基本价值。每一个生命都渴望被尊重,每一个生命都值得被尊重。(郭丽艳)

点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