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旭长篇小说《风流街》读后感

时间:2020-01-15
鲁旭长篇小说《风流街》读后感

  鲁旭长篇小说《风流街》读后感

  原创: 时光捡漏

  鲁旭老师是凤翔县著名文化学者,也是凤翔县作协掌门人,我多次听人提及,但一直无缘相见。今年(指2017年)暑假,在东湖管理处一见如故,二十多天,竟然有四次见面机会,并获赠他的学术著作《凤翔民俗》和长篇小说《风流街》。

  《风流街》创作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后期,前后修改了六次,定稿于二零一七年,出版时间相对较早。这部小说讲述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之初中国西部某小县城羊肉泡馍世家马得济的创业故事。马得济从摆地摊卖饭起家,到开办泡馍馆,并在他的初恋情人张小侠的帮助下,学习南方沿海地区经营管理理念,扩大经营,成为县城高端上档次的著名饭庄酒店,但马得济贪心不足,在孙成虎的盅惑欺骗下,从泡馍馆撤资投资舞厅,从事非正道经营,最后家破人亡,人财两空。这部小说有以下特点:

  首先:《风流街》小说立意高,主题新。这部小说思考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环境下商业经营的伦理道德问题,小说通过马得济两种生意的不同结局,揭示了那些在商业经营中投机取巧、坑蒙拐骗、纸醉金迷,龌龊下流者必遭惨败的可耻下场,告诉人们,要像张小侠那样,不断改革进取,诚信为本,合法经营,勤劳致富。

  其次,这部小说文化内涵深。鲁旭老师是凤翔民俗专家,书中对西府风情民俗的描述要而不烦、简而不疏,尤其是一些秦腔戏、民歌和流行歌曲唱段的运用恰到好处。作者还通过沈天时这个文化遗老人物典型,向读者传播了神秘的《周易》卜筮预测文化,沈天时者,审天时也,《周易》文化告诫人们要因时因地制宜,坚守忠贞,才能趋吉避凶,遇难呈祥。

  最后,这部小说的语言富有关中西府方言韵味,值得语言学家关注研究。如“你原来这么抠门”,“抠门”是西府方言吝啬的意思。“你明明看我这会儿正忙着,非得要我放下生意,坐下来陪你谝闲传?”典型的西府人口头语言,惟妙惟肖。

  鲁旭老师生于1949年初,务过农、经过商,参加过农田水利建设,也在“文革”中去过延安和北京。他在凤翔县生活了近七十年,阅历丰富,1978年开始文学创作,1984年调至凤翔县文化馆从事文学戏剧创作,在国内报刊发表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及戏剧作品200余万字,现任凤翔县作协主席。他是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戏剧家协会会员,陆西省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陕西省民俗民学理事。他著作等身,但由于一直位在凤翔县城,秉承周秦时代陕西人质朴低调的本性,一贯谦虚谨慎,因此不为世人所知。鲁旭老师虽然年近古稀,依然鹤发童颜,他常与青年文学爱好者互动交流,保持着童心童趣。我祝愿鲁老师健康长寿,宝刀不老, 把他丰富的人生阅历和社会经验变成对后辈的启示文字。

  诗曰:

  爱恨情仇风流街,羊肉泡馍生意歇。见异思迁心肠冷,跟风跑路耳根热。初恋情人破璧玉,已婚妻子别琴瑟。庸人典型马得济,血泪教训哪能遮。

  作者简介

  李均宏,男,1972年生,陕西凤翔县人,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学士,长安大学图书馆副研究馆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散文学会青年文学委员会委员。著有《白云乡诗集》,出版有图书《党崇雅研究》,发表学术论文三十余篇。

点赞·分享

相关推荐

    SQL Error: select * from ***_ecms_news where id in(64236,64272,64211,64314,64299,64253,1106,64252,64189,) limit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