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门孔》有感:守望

时间:2020-01-15
读《门孔》有感:守望

  守望

  ――读《门孔》有感

  文/王伟

  时间从不止步,因此人们也总是脚步匆匆。无数的门打开再闭合,闭合再打开,门轴吱吱嘎嘎,像上了发条的机器。前阵子听到《从前慢》的时候,我才仿佛忽然睡醒一般,开始细思曾经走过的日子。而读完《门孔》后,这种思考就愈加让我无法平息,总想说点什么,又不知从何说起。

  我家向来没有门孔,但我却又深有体会。每次我要远行,爸妈总要送我,一直送到他们望不见的远方。我觉得他们目光的尽头就是门孔,他们凝望着,期待我从那里归来。就像阿三,只要谢晋出门,他就离不开门了,分分秒秒等待谢晋的归来;就像阿四,每天递包、递鞋、接包、接鞋,等着谢晋进门。这是一种孩子般的童真,更是一种家庭、亲情的守望。以前这种感觉还不强烈,更多的时候在瞻望、远行,直到自己也有了儿子,自己也成为了那个守望的人。

  门孔外的谢晋是导演,更是门孔内孩子们的光芒;门孔内的孩子是家,更是门孔外谢晋的牵挂。他们相互守望,相互成为对方前行的支撑。阿三走了,谢晋说,别给阿四解释死亡;谢衍走了,谢晋说,别给阿四解释死亡;谢晋也走了,阿四还是不知道死亡是什么。守望的人只剩下了阿四,他还是一如既往地把拖鞋摆好,等待爸爸的归来。

  儒家讲齐家方能治国。谢晋在守护好家庭的情况下,成为了封闭时代电影这个门孔后的阿三。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门孔,守望着自己拍摄电影的初心,最终成熟为电影艺术的先导。他将自己的守望发挥到了极致,所以必将是不朽的。

  在我看来,每个人都是守望者,守着各自的门孔眺望未来。这份守望,或许是亲情,或许是爱情,或许是友情,也或许是莫名的情谊,但它们毫无疑问成为我们前行的动力,成为活着的意义。

  只是有时我们会忘记,会因为眼前的繁重而不肯眺望远方,于是失了方向,茫然无措甚至低迷沮丧。这时,我又想起了谢晋的那句话:别给阿四解释死亡。一本好书的感染力就在于此,它能给迷茫的人指点迷津。

  《门孔》的结尾十分发人深思。谢晋仙逝后,家里堆满了白花,阿四突然发现爸爸的拖鞋被遮住了。他弯下腰去,拿出爸爸的拖鞋,小心放在门边。我们的守望也会被遮住,而我们是否能做那个阿四,谁也不得而知。

  时间还是马不停蹄地飞奔,我们却应该偶尔慢下来,去透过我们的门孔,思考门内与门外都是什么。明确了内心的坚守,看清了逐浪的方向,才可以随心所欲而不留遗憾。

  那时,任世界充满白花,我们眼里只有那双鞋。

  作者简介

  王伟,笔名纳兰天奇,山东临沂人,现居山东聊城冠县。诗歌爱好者,作品散见于《明月楼诗歌集》《望月诗刊》《黄河文艺》等。凤凰诗社入驻诗人、《暗月文学》编辑、《黄河文艺》特邀作者,曾获子云杯诗歌大赛优秀诗人奖等。

点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