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荆轲刺秦王》有感:英雄的悲歌

时间:2020-01-15
读《荆轲刺秦王》有感:英雄的悲歌

  英雄的悲歌

  ――读《荆轲刺秦王》有感

  原创: 叶晓铭

  秦将王翦破赵,掳赵王尽收其地,进军北略地,至燕南界。

  群雄并起的战国已接近尾声,秦王嬴政怀着一颗吞并六国的狼子野心,登上王位,继承历代先王的基础,开始吞并六国。商鞅变法后,秦国的国力与日俱增,到了嬴政的手里,秦扫六国一统天下成了只是时间的问题。

  各国战败、投降的战报接连传来,燕太子丹那布满血丝的眼里回忆起了自己被送到秦国当人质时受到的耻辱,他深知自己的国力根本不是强秦的对手,他想出了一条铤而走险的计谋,痴心妄想做最后一次垂死挣扎。在田光的引荐下,荆轲来到了太子丹的身旁,一曲英雄的悲歌就此奏响,一段传奇的故事就此开始。

  “日以尽矣,荆卿岂无意哉,丹请先遣秦武阳。”太子丹的急躁自以为是的痴心妄想,固执己见地派遣一个色厉内荏的秦武阳作为荆轲的副手,这一举措推动这一曲英雄的悲歌响彻云霄。无可奈何之下的荆轲只得留下一句“今日往而不反者,竖子也!”的话语,提刀告别。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多么悲凉的乐章。也许荆轲知道此行必是凶多吉少,但英雄向来有恩必报。当荆轲登上前往秦国的车骑到终已不顾,司马迁轻轻地一笔带过,但细思之会发现荆轲没有回首中夹杂着太多的感情。也许是他为自己的命运感到悲壮;也许是认为自己与太子丹两不相欠;也许在深思将如何应对不测之强秦;也许是不希望好友高渐离看到自己的绝望。

  秦王闻之,大喜,乃朝服,设九宾,见燕使者咸阳宫。一切都看似完美,毫无瑕疵。一切都像太子丹所希望的那样按部就班。这曲英雄的悲歌婉转低沉地奏向高潮。

  伴随着悲壮的曲调,“起,取武阳所持图。”秦王嬴政那满是威慑力的声音响起,在秦王威严的面孔之下,外强中干的秦武阳早以色变振恐,这一切都看在荆轲的眼里,秦武阳引起来群臣及秦王的怀疑,自己最大的优势已经不再,出其不意成了不可能。当旋律越过高潮,余下的便只有跌入谷底的绝望。荆轲知到此刻留与自己的唯有失败的结局。

  “事所以不成者,乃欲以生劫之必得约契以报太子矣。”事败以后,荆轲并没有像其他的庸夫一样垂头丧气,而是为自己传奇的一生作最后一次诠释,尽管知道此行必败,但作为英雄的他知恩必报;尽管知道从此天下尽属秦,但英雄的他仍愿凭一己之力改变现实。

  历史的书卷合上,这一曲只属于荆轲的英雄悲歌就此结束,但余音仍在我耳边回荡。我不由得为荆轲感叹,太多太多的如果在嘴边,却不知向谁请教:如果荆轲等到了他的友人;如果秦武阳亦是一个神勇之人;如果夏无且的药囊没有掷中荆轲;如果荆轲刺死了秦王……

  可惜历史没有如果,时光也不会倒流,事实也不会改变,在多年后的今天,在一遍遍读完这个故事后又一次次为荆轲感叹,岁月在增长,仍在为荆轲的命运打抱不平。

  其实刺秦的成功与否,这都是一曲英雄的悲歌。

点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