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四代同堂》有感――致冠晓荷的信

时间:2020-01-15
读《四代同堂》有感――致冠晓荷的信

  读《四代同堂》有感――致冠晓荷的信

  原创:阿当

  冠先生:

  在下有幸拜读了老舍先生的《四世同堂》,从中认识了您的名号,知道了您的过去,真是久仰大名。

  本寻思着对于您的所作所为当成笑料也就罢了,但在辗转反侧中,实在无法入眠,只因心中徘徊着久久不散的愤懑――原谅在下是一位历史出身的学生,南京的哭嚎仍在耳边迂回,日本人的枪声隐隐在脑海深处突然炸开,中国曾受的耻辱恍如昨日,猛一抬头望见窗外的车水马龙,入耳的汉语如丝竹悦耳,方才如梦初醒。

  所幸中国还是中国,而不是被太阳旗笼罩着,只是想像而已,一只白色的雄鸡中间一点红色莫名其妙的落户――光是想着就冷汗涔涔,只觉得心。

  果然,旗子就该待在它应在的地方,不该是它的,就不应妄想指染。您说是不是?

  原谅在下的情绪有些失控,国事当前还是难以抑制内心的后怕,至于对冠先生您,有些话语早已溢出喉咙,继续憋着只怕会腐烂在心窝里,散着恶臭,于是在下细细考量了一番,终是提笔展开了信纸。

  「连背影都是极为漂亮的。」老舍先生的轻描淡写,便是在下初初见您时的印象。当时只觉得惊为天人,忍不住的想,连背影都是漂亮的男人,那是得何等的风度翩翩?就连先生的“晓荷”二字,都是掩盖不住的儒雅书生的气度,果不其然,漂亮的人就该配以漂亮的名字。

  只可惜,漂亮的人,思想不一定是同等的漂亮。

  您的样貌俊美,本应是讨人喜欢的,奈何您只空有皮囊,里满是卖国求荣的趋炎附势。您为了面上有光,腆着脸上门求钱家,碰了软钉子心理记恨着,脸上的笑却愈发自然;您为了求得日本人的赏识,转眼就去打小报告,不过您也因此坐实了“汉奸”名头,只是可怜钱老先生入狱被折磨得体无完肤,害得钱家家破人亡;您为了荣华富贵,不惜出卖亲生女儿的色相,将招弟变成女特务,来换取乱世中的奢侈生活。其实更让在下难以理解的,是在保定陷落之后,您为了谋求日本人的欢心,竟主张庆祝保定陷落,庆祝自己的国家被吞噬?倘若说刚刚看到您陷害钱老先生时还会不安,在下以为您的良心尚未泯灭,但当看到您欢庆国破,国难当头还惦记着过节搓几圈麻雀牌时,在下忽然闻见您骨子里的恶臭,您那本来好看的笑,也忽然变得谄媚可憎。

  您身体中流的血,是掺了毒的,什么「仁义礼智」都早已被腐蚀干净,剩下的都是名利的铜臭,可谓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因此,在下得知为虎作帐的您最后沦落街头,最后甚至被您所尊敬的日本皇军活埋时,内心竟是感到无比畅快,也是,一个卖国的大汉奸死了,谁能不觉得大快人心呢?

  可是后来,在下仔细想了一下,这事貌似不能全怪罪在您身上。

  细细想来,自南京政府上台之后,各地军阀势力越发不平衡,唯一能壮大势力的军火也要依靠金钱财富来获取,且在中国日渐羸弱的时期,似乎只有向侵略者献媚才能活下来,因此在北平沦陷的那段时日里,正处于名利主义冲击中国传统思想的时候,似乎只有金钱和权力才能取保性命,既然以金钱可以换取华服珍馐,以权力可以换取地位性命,那么那些摸不着的礼节算得了什么呢?因那缥缈的「仁义」去反抗,平白无故地丢了小命,丢了享富贵的机会,这才叫傻子罢!您大体都是这么想的吧?毕竟比起荣华富贵和面子,区区国难您大概是不放在眼里的,巴不得多打会,乘着战争多去巴结,以谋求一官半职,等着升官发财呢!

  「有奶便是娘。」

  国家在您眼中又算得了什么呢?怕是连一枚铜钱都比不上。

  小羊圈胡同的街坊在您眼里大概分两种,一种是像祁家,小文家,钱家这类有利用价值但您心里看不上的,另一种是李四爷,孙七这类您实打实瞧不起的粗人,然而除却祁家瑞丰,其他人在日本占据北平之后,心中想的不是四处拉关系,巴结侵略者,而是心中为北平,为国家的没落而心痛哀愁,就连李四爷,做着您嫌弃的「窝脖儿」的事,给他人张罗后事的,也晓得「国破即家亡」,连孙七区区一个「理发的」也有反抗的精神,不甘国家受辱于侵略;更不用说钱老了,年事已高的他毅然决然地投身地下工作,他们虽然在战争中很渺小,但在国家存亡之事中却是很伟大;这样相比之下,您是否有那么一丝丝自愧不如?

  在下从未妄想着凭藉信中的几句话就能让您从汉奸的道路上回心转意,毕竟您被千夫所指,担心的却是遭人报复,而非因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羞耻,羞于被称为「卖国贼」。对于像您这样的人,在下又怎能指望寥寥几句能让先生您惭愧,让先生您迷途知返呢?

  毕竟我们无法叫醒一个正在装睡的人。

  在下只是为您感到可怜。可怜您那颗向着功名利禄的心,它包裹的液体永远是冰冷污秽,被活埋时逆来顺受,从来没有跳动的机会;更可怜的是您那向日本人弯下的脊梁骨,直至死亡,它都没有尝试过硬气起来,永远的,都是讪笑着鞠向敌人。

  哈,这么看来,您也就只剩下阿谀奉承的本事罢了。不过尔尔。  

点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