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班超传》有感:呼唤英雄是时代的重任

时间:2020-01-15
读《班超传》有感:呼唤英雄是时代的重任

  呼唤英雄是时代的重任

  ――读《班超传》有感

  联合时报原社长兼总编辑  浦祖康

  戊戌桂月,得大秦郎春新书《班超传》。40多万言的煌煌巨作,成了我穿越历史的精神大餐。投笔从戎的班超,在一个又一个精彩故事中活化起来,走到我身边。我被书中洋溢的英雄主义情结深深感动,亦觉这正合今日中国之时代重任:呼唤英雄。

  放眼时下荧屏影幕,满目皆是帅哥靓女。不男不女、似女似男的小伙子充斥舞台,“小鲜肉”一词满天飞。有查考小鲜肉出处,竟始于富婆追捧的“鸭子”,其境界不言而喻。影视作品乃至文艺作品缺失英雄,着实久矣。郎春君的《班超传》问世,不失为荡涤萎靡之风、还社会阳刚正气的一声呐喊。

  认识班超,是从小时候读成语开始的。燕颔虎颈,投笔从戎,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孤立无援,代马依风,玉关人老,这几个成语或者为班超所创立,或者是拿班超说事,概括地勾勒了班超光辉的人生轨迹。特别是班超作为杀敌动员令的“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一词,被伟人毛泽东在《实践论》中大加赞赏,称其“对人们的实践是真理,对于认识论也是真理。”人寿皆有限,成语或万岁。2000年来,留下几句成语给这个世界的,能有几人!班超何等了得!

  我欣赏郎春的《班超传》,并非爱屋及乌。

  《班超传》,是以传为名的小说,自然是需要史实和典籍的支撑。作者在《后记》声明:“书中所涉及历史事件全部尊重历史典籍记载的史实,对个别有争议的事件加进了作者的判断,精确到了年份甚至月份,经得起推敲,书中有名有姓的人物,史上大多确有其人……”经考据一点不谬,可见研究之认真。

  《班超传》称得上史诗,一部英雄史诗。小说的主基调是讴歌一代英雄纵横西域,重开丝绸之路的功绩,抒发一群铁血男儿卫国戍边的复杂感情。由于作者曾经有从军戍边的经历,情不自禁就表现了当代军人浓浓的爱国之情。作品浓墨重彩描述了西域自古就是中国大家庭一员的历史,用史实驳斥奇谈怪论,是可传之久远的中华宝贵财富。

  《班超传》的文字,有浓郁的西部韵味,譬如“叵烦”、“踅摸”等词,海派文学并不多见,读来又添不少情趣。当汉章帝作出荒唐决策时,作者写到:“满朝文武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把头顶的乌纱帽系的牢牢的,嘴巴闭得严严的,两腿夹得紧紧的,谁也没敢放一个臭屁……”庙堂的昏庸腐朽,跃然纸上,呼之欲出。

  如何屯垦安边,如何安定西域,郎春君酣畅道出了班超纵横捭阖的故事;如何民族融合,如何共同发展,《班超传》重笔解读了定远侯的策论和方略。这是作者用心所在,是30年研究古贤的心血。用他的话来说,“自己常常游走在历史的具体和现实的不确定之间,特别是面对新疆等地的维稳与发展,我的心底常常回荡着历史的拷问。”“身在江湖,心驰魏阙”,郎春君是在向决策层建言献策呀!

  如今,当“一带一路”成为国家战略,成为一众国家谋求发展的期望所在的时候,《班超传》可以给人们更多启迪,担得起“丝路之魂”的历史责任。

  郎春,李周琳,我与之相识于1980年代。那是我人生难忘的船舶行业经历。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改制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六机部。总公司政治工作办公室主任卢文祥,其时为中国船舶政工第一人,每年带着我们泡制全行业新的思想政治工作方略,年复一年,地新一地。各地的弟兄们云集,都成了好朋友。总部机关有袁和平,上海的人多一些,灵魂人物如沪东造船厂孔祥毅、江南造船厂徐季平、上海船厂陶锋、中华造船厂卫来桃和上海船舶公司的我,还有大连船舶公司丁善荣,重庆船舶公司张嘉国,广东的冯仁焕,陕西就是李周琳。思想与思想碰撞,观点与观点交锋。年纪轻轻,在地方工作却学起了全国视野,自然长进不小。后来这些人中也出了好些个舞文弄墨的人物,想必与这段经历也有关。

  说起来,我与周琳老弟可谓心气相投。和平说他“不暗官场套路,也不屑逢迎拍马,几十年碰撞摔打,到底也没学得圆滑,但他勤于学习,善于思考,是个具有独立意识的人。”仿佛也在说我。我当了20多年总编辑,习惯于独立行事,哪怕我行我素,见不得察言观色,阿谀奉承之辈。

  2016年,周琳着手创作《班超传》;我开始策划主编17卷的《海派文化地图》丛书。忽然想到两书都是“融文化”。《班超传》讲的是民族融合,《海派文化地图》丛书讲海纳百川,说的是文化融合,两“融”或可交流。

  国庆日,有上海文广局朋友正在新疆喀什观光考察。遥问,“可去班超公园?”这位专职于世界文化遗产的朋友答“不知有此公园。”我复:“喀什,古之盘橐城,班超镇守之地。”

  喀什可是上海对口帮扶的地方呀!一个管世遗的都不知道?让更多上海人知道班超,该做的太多太多……

  沪上著名鉴赏家、老报人陈鹏举曾就写人物传记说:其一:五步之外,不写帝王;十步之外,不写士子。写与自己大致对等的人,比较适合。其二:写自己以为的那个人。留一种以为,供读者参考。

  我以为,郎春君,是“留一种以为”的人。在他的心中,“英雄如星,班超不朽。”我更以为他还属于第一种,“写与自己大致对等的人。“定远侯”屯垦戍边30年,郎春君潜心研究追寻班超足迹30年,同样拥有融在血液里的英雄主义。

  2018年10月6日

  于加拿大白马育空

  作者简介:

  浦祖康,资深报人,自复旦大学毕业后一直在上海工作,先后任上海船舶工业公司党委宣传部长、《上海经济报》总编辑、上海市政协《联合时报》社长兼总编辑及《沪港典藏》、《创意》等多家报刊社长兼总编辑,现为《海派文化地图》丛书执行总编辑。其编著的《江上舟印象》,在党政领导干部中产生很大影响;主编的《犹太难民与上海》除出中文版外,还出版有英汉对照版、德汉对照版、希伯来汉对照版,为中以(色列)文化交流的重要文献。

点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