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史话》有感:客家史研究的一部力作

时间:2020-01-15
读《史话》有感:客家史研究的一部力作

  读《史话》有感:客家史研究的一部力作

  侯月祥

  读罢《近代梅县史话》出版(以下简称《史话》)一书,心情异常激动。近百年梅县史就在眼前,这是一部关于梅县的力作,是一部不可多得的介绍客家历史文化精品佳作,对于构建客家学具有现实意义,将发挥一定的先导和示范作用。

  《史话》一书,作者坚持历史唯物主义和实事求是的精神,集徵资料用力甚勤,详细丰富;人事记述脉络清晰,详略有致;谋篇布局思路灵活,层次分明。其中一大特点是整部著作大部分内容是通过具体记述人物与事件,以史带人,以人证史,倾力增强史书活力,一扫史书刻板弊端,增强了梅县百年史的真实性、生动性、可读性,读后产生恍如历史就在身边的亲切感。

  《近代梅县史话》书内图片――铁汉楼

  作者跳出"复印式""复述式"研究的弊端老套,参考大量党史方志、个人著作、报刊及民间资料,特别是个人信函、记录、物件等,参考书近80种,结合田野调查、口述史,史料深沉厚重,人事活跃,具有充盈的生命力。书中披露了不少新发现资料,填补了空白,进一步细化了原有史料,澄清了部分传闻,纠正了民间误传的说法。著述历史功夫在史料,史料没有突破,观点亦难以突破。

  《史话》一书,有关当年朱德、林彪等到梅县情况,过去老一辈县人多有传说,但众说纷纭不一;对"五甫闹梅州"传闻也很多,但说法互相矛盾不少;抗战时期4位日本飞行员在梅被歼灭,坊间各有故事。如今,不少类似问题在《史话》一书中,都有实实在在的权威记述,否定了一些不实传闻,修正了相关史实,还原了历史真貌。

  《近代梅县史话》涉及内容――中华新报上刊登的《梅州》杂志出版消息。

  《史话》一书,充满了实事求是的精神,摒弃了陈旧观念。对各历史时期在梅县建设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作出了重要贡献的人士,包括当年国民党一些军政要员、民主人士、社会贤达、工商巨子、侨领等,涉及人事众多,记述不薄,客观肯定。历史是公正的,应该还原真实,对他们不应忘记,这也是关系到"史德史风"问题,要客观公正,不存偏见。对部分潮汕民众在特定的历史环境下迁梅,作者也作了客观的分析,观点新颖独到;对潮汕移民在梅县经济社会发展中的贡献,也如实记述,客观肯定。他们是"客家圈子"里的"客家人",虽然人数不多,如今也溶入了客家社会,那是历史进程中的社会现象之一,应该留下历史一笔。

  注重记述史实的细节,也是《史话》一书的特色。在梅县近百年的历史进程中,发生过不少历史大事。对这些大事的记述,作者智慧地采用了不少细节的记述,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如清末梅县"办团练勇"、梅县籍青年在日本加入同盟会、孙中山到梅县松口、红四军来梅、梅江桥建造等,通过细节生动地再现了当时历史场景,笔锋特别,活灵活现,读来不厌,印象隽永。

  《近代梅县史话》涉及的地方――清凉山济医院肺病疗养院遗址。

  《史话》一书的发行,在构建客家学中具有特别意义。梅县是客都梅州的核心地带,是最具客家元素、客家印记的地区,文化资源底蕴丰厚,人文思想丰富。客家学研究很重要的一条,就是要开展追本溯源式的研究,把客家史搞清楚搞透彻,特别是一些历史的细节,宜细不宜粗。

  《史话》一书可说是一部区域断代史。断代史研究是历史研究中一个基本方法,值得提倡。细化研究客家史很有必要,也是应该的。客家史研究已经取得很大成果,但也还有许多"结"要解,有许多"秘"要揭,还有许多事情要做。我们暂且不去追求学术的顶峰,而是脚踏实地,做好历史研究的基础工作。希望梅县区的实践能成为一个先导和示范,推动梅州市各县(市、区)也能撰写自己的客家史,通过积累,深化客家研究,构建客家学。这项工作特别寄望于年青的专业或者业余研究者。

  历史是一面镜子。"读史让人明智".后人要继承前人创造的一切,包括他们创造的成就与经验,也包括他们遭遇的挫折与教训,让后人少走弯路。《史话》一书的作者以严肃的历史观,发扬文化自觉和学术担当精神,运用史料的熟练和文字驾驭能力,完成了《史话》这部力作。相信这部书会成为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普及历史读物。

  对该书的出版谨致祝贺,是以为序。

  序作者为广东省地方志办公室原副主任、副巡视员,广东省地方志学会会长、享受国务院颁发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点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