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川端康成《千只鹤》有感

时间:2020-01-15
读川端康成《千只鹤》有感

  《千鹤幻梦》

  ――读川端康成《千只鹤》有感

  作者:逍遥

  对于川端康成先生,由《伊豆的舞女》认识他,却从《雪国》开始入门,在拜读了《月下的门》、《古都》等著作后,再回过头来品读川端先生三部曲之一的《千只鹤》,更有感觉。

  自《雪国》以来,我就深深被川端先生的风格深深吸引。他有一种将伤感的余韵化,使其缠绵不尽的能力。敏感的人读他的小说很容易被这种伤感俘虏,被他的那些文字轻易的褪去一切浮华与喧嚣,不可自抑的沉浸其中。

  如果说在《雪国》中,川端先生的悲伤之美是细腻的,那么在《千只鹤》中,这种美则偏向优美而含蓄。记得余华评论过,"川端的语言是所有文学家中最柔软的"(同时也提到了卡夫卡,说他的语言是最坚硬的),而在我眼里,"柔软"一词似乎还不足以表现他的笔锋,或许可以用浓郁来讲可能更能体现我的感觉。《千只鹤》就是这种感觉,一两句话,或许无法品味,但是当合上最后一页,慢慢品味的时候,你能感受到所有的氛围、细节和情感不断冲击着心灵,像浪花一样,一层接一层,又似乎像花海一般,微风吹过,绵绵不绝。文章中依旧少不了川端先生的著名用景:夕阳、花和棋子。当易谢的牵牛花和古老的葫芦相互辉映时,一切都是川端柔软语言的棋子。这种柔软很美,它有着棉布一般的纹理和丝绸一般的细腻,其实我们完全可以抛开情节,光是感受这一个个的景象,就足以有挥之不去的浓浓伤感。

  抛开情节其实是可行的,因为,《千只鹤》恐怕是川端先生小说中情节最简单的小说之一了――而其实川端先生的小说向来情节简单。一流的小说家是不屑于用情节打动读者的,但是一流的小说家会尽力刻画所出现的每一个人和物,因为他们是灵魂,他们连接在一起,是一方世界,一方让读者进去自行体悟与生活的世界。

  太田夫人深深的爱着菊治已故的父亲,与菊治一次偶然的见面却不可抑制的将这种爱转移到情人的儿子身上。这种背负着道德沦丧的爱是如此的不可抵挡,最后她只有用自杀的方法企图来减轻自己的罪孽。文子是太田夫人的独生女儿,背负着太田夫人的不忠和道德沦丧的双重不幸。太田夫人生前,她深深为自己母亲的行为感到羞耻,但是却无可奈何的接受。而在太田夫人死后她却认为这种罪孽只是一种深(www.liecuan.com)深的悲伤。近子是菊治父亲的茶道学生,也是菊治父亲的情人之一,她出于对太田夫人的嫉恨想撮合菊治与稻村小姐,让菊治彻底摆脱那个充满妖气的女人。而菊治却不可思议的拒绝了近子的安排,接受了温柔的太田夫人,开始并没有感到什么道德上的责备,后来却在罪孽的阴影中感到了太田夫人不可思议的美。并且与太田夫人一样,将对这种美的深切思念转移到了温柔坚韧的文子身上。

  这是如此充实又矛盾的梦境,却无比恰当地反映出川端先生的风格――悲伤的唯美并不产生于纯洁,而是丑陋。在道德和美的复杂纠缠中,川端先生细腻刻画了人心里深沉的孤独感和不可抹杀的罪恶感,人天性对美的向往和人自身存在的这种不可调和的反叛与社会伦理之间的苦恼。而如果仅仅是这么悲伤的论调,那川端先生也不会荣膺诺贝尔文学奖了。悲伤之余,是美好的补偿。你能感受到浓浓的悲切,却不至于潸然泪下,他会不时放出美好中和这一情感,最后,你会在思考中归于平静,在平静中沉思。

  美是抽象的,就像光一样不可捉摸。对于美的追求,就好像在夕阳中的树林间,亦或是纯白的天空下,千只鹤翩翩起舞,那是虚无缥缈的,就好像,幻梦一般。

点赞·分享